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    心底柔柔的情意漫过了现在

    2017-06-11 19:39
     妮子
    昨日听到朋友唤我妮子,听到这亲呢的声音,很久了,心底久远的呼唤又飘然升起,这是我从小到现在第二个人如此唤我,心底柔柔的情意漫过了现在,飘向遥远的从前。
     
    那是不过五六岁的年纪,那时的我不太听话,最听不得母亲的唠叨和训斥,有时候母亲若动手,我势必不见人影,不回家,离家出走,想来真是可笑,离家出走,能去哪里?不过是到姥姥家,或是亲戚家而已。就这样,每次都会走,走得远远的,不回去,那时心里怎么会有如此的念头,折磨着自己,出来了,就不会回去,除非有台阶下,有时候惹的母亲很是恼怒,又伤心,怎会生出如此丫头,跟我作对。
     
    其实好的时候呢,又听话又能干,是妈妈的小帮手,帮母亲做饭看孩子,打扫卫生,都可以。
     
    那日不知为什么,又惹母亲不开心,母亲便拿起身边的擀面杖扔了过来,打在胳膊上,当时我就恼了,放下弟弟跑了出来,你打我自己干吧!我没有去哪里,跑到场院里,有很多的麦垛,便坐在那里玩起来,玩着玩着累了,依着麦垛睡着了.....
     
    妮子妮子 ,怎么睡在这,快起来,别着凉了。迷糊着睁开双眼,看到村里的娘娘站在我面前。
     
    曾经听母亲说起过这个娘娘,是我们村里文化很高的,识很多的字,小的时候家里很殷实的人家,念书过,后来土改后,家里就渐渐沦落了,找了个家里的长工,。其实那是根本不懂得这些,只是后来大了,把小的事情整理一番才得出的结论。不过呢,日子过得也很好,娘娘有文化,男人也很疼她,地里的活总是不让她沾手,于是娘娘就在家里相夫教子,有个哥哥考入了北京的学校,是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呢!
     
     妮,快起来,天都黑了,我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。迷迷糊糊的爬起来,跟着娘娘就往家走,走着走着,才想起自己为啥在这里?于是死活都不往家走,于是娘娘就领着我往她家走去。
     
    娘娘的院子很大,门口是那种老式的院门,木头的,一推,吱呀一声响,我没有进屋,就坐在院子里,娘娘给我拿来干粮,就这咸菜吃起来 ,娘娘就在旁边说这话,你这妮子很拗,想想你娘也不容易,你爸又经常不在家,你要看着妹妹,弟弟,帮衬着妈妈才行啊!娘娘的声音真是温柔,我在想,如果母亲不是大声的呵斥我,我也不会如此。
     
    正说着话的时候,父亲走了过来,“爸爸,看到父亲,我喜出望外的跑了过去,跑进父亲的怀里,便不再下来了,”这下就好了,快抱回去吧!感觉真是开心!父亲怎么回来了,真担心自己怎么回家呢?我可不想自己就这样回去。
     
    父亲温和的说:“你又不听话了!下次别这样了!”“嗯嗯”我不住的应着,却不下来,就这样回家去,多有面子啊!也不知自己咋想的,哈哈! 
     
    从那以后,娘娘每次看到我,都会亲热的喊:“妮子妮子 .....”叫我很享受这种称呼,有时候就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妮子也不错,可后来一想,很多人都会这样叫我,或许就没有这种亲昵的感觉了,于是终究没有改名。
     
    只是从那以后,有时间就跑到娘娘家,听她喊我妮子妮子....有时候也在那里玩一会,领着妹妹,偶尔娘娘看到我的头发乱糟糟,就说:“妮,梳梳头,头发是顺心草,看你的头发有多乱啊!小小年纪就有这么烦心事。”原来头发也有奥妙啊!管不得娘娘的头发都是很顺贴的呢!
     
     再后来,家就搬走了,从那以后,就再也没有听到有人喊我妮了......
     
    时隔多年,依稀还记得娘娘的模样,不知道现在好不好,是否还会看到小女孩就会妮妮妮的喊着呢?
     

    上一篇:全家人的收获都属于我
    下一篇:道德理念,习惯行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