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概况 >

    童年的梦几乎没给过我快乐想来也窝囊

    2017-06-13 22:38
     人大概从一出生就会做梦了,新生儿在睡着之后的面部表情就是证明,人应该在记事的时候才能记住自己
     
    的梦。我能隐约能记得自己最早的梦应该是两三岁吧,每次都是想撒尿而找不到地方,最后给憋醒了,也有过
     
    几次是找到了个很合适的地方,当痛快淋漓的解决之后就坏事了,因为那是尿床了。
        在稍大一些的时候,每次做梦都离不开“老猫(mao第三声)”了,老猫是大人吓唬小孩子的一种幻影。每
     
    当小孩子不听话的时候,大人老是用这句话来吓唬:“老猫来了、老猫来咬你了……红眼绿鼻子、四个大毛蹄
     
    子……”所以每次在梦里都感觉有个似鬼似怪的东西在追捕我。那个东西有时候像片云彩,白飘飘的,有时候
     
    又像个影子,黑乎乎的,也有的时候像个人,但长得很难看。我每次都是在某个地方藏着,吓得我大气也不敢
     
    喘,有时我在前面跑着、它在后面追着,可就是跑不动,累得我大汗淋漓。也有过几次,当快要被追上了,我
     
    居然两脚能离地的飞起来,但飞得我相当吃力,得憋住气才能不掉下来。甚至有一两次我和那个“老猫”几乎
     
    是面对面,虽然只是一刹那间,但我仿佛看到了那双很大、很凸出的眼睛和两颗很长的獠牙。每次我被惊醒之
     
    后,都是浑身淌汗。
        听大人们说,做噩梦都是因为睡觉的时候自己的手压在胸口上,跑不动是因为两腿圈起来了,醒来之后只
     
    要把手脚放好、再翻翻身就行了,可是每次不论我怎样的折腾,还总是会回到被继续追捕的梦中。有段时间,
     
    我几乎每夜都做这类的噩梦,害得我每晚睡觉之前都有负担,有时候就得直挺挺的像“立正”那样的躺着睡,
     
    但还是没用。
        七八岁以后,能看懂连环画小人书了,都是解放军和敌人打仗的。做梦也就多了一项“打仗”的梦。,看
     
    着我的小伙伴冲锋陷阵,还看到比较大一点的伙伴当指挥官,他们都有枪,有的甚至还是盒子枪,而我每次都
     
    是两手空空、趴在一个角落里,被吓得胆战心惊的。那类梦,好像似乎没有声音。
        还有一种梦就是老师和家长在到处找我,有时候感觉还有学校的同学和村里的其他人,因为我在学校惹事
     
    了,或者偷偷的下汪塘洗澡、或者没有做作业、或者是逃学了……弄得我一夜都东躲西藏的,天明了还很担心
     
    ,直到头脑清醒了,感觉那只是个梦,心里才会踏实些。
        再大一点的时候,做得最多的是“吃梦”,每次都有大腕的肉、白馒头,还有时候感觉是在“坐席”(就
     
    是婚礼中的宴席),桌子上摆满了很多、很多的菜,但每次都吃不到嘴里去,有时候甚至都拿了筷子、夹到菜
     
    了,就立马醒了。遵照以上大人们的说法,醒了以后不要动,继续睡着了就可以回到梦里,我每次都忍着想翻
     
    翻身的欲望、克服腿麻或胳膊麻的痛苦,但总也回不到那“吃梦”里。唉……我连一次“梦吃”的机会都捞不
     
    到!这种梦,我一直到上初中的时候还经常做,记得有一次,我几乎就要吃到嘴里了,被我临边床上的同学把
     
    我吵醒了,气得我两三天都不想理他。
        童年的梦几乎没给过我快乐,想来也窝囊,我啊,居然连个梦都做不好! 
         
     

    上一篇:在澳门百家乐旅行中充当江湖郎中
    下一篇:澳门百家乐是我实现梦想生根的地方